北郗

all铁但不吃锤铁霜铁,天雷DD

占tag致歉 求文

我给各位道歉!!手滑打成之前了qaq
是一篇pwp,教父铁,上下两篇,第二篇应该是属于那种隐秘的公共场合性爱

麻烦各位了!!应该是这几个月的文

谢谢

清潞微澜:

【虫铁】《Young and Beautiful》<上册><下册>

在对本条本宣点击喜欢+推荐+转载的人中抽取一人赠送上下两册本子,8月4日晚上7点公布中奖人选


预售链接戳我


后面几页是是收录篇目的目录

字数:24w+

工艺:镂空雕刻,内外双封,布纹特种纸,六张彩插

购买上下两册即赠送明信片

价格:58RMB/册

作者: @雪走yoki  @清潞微澜 

彩插画手:@米白  @一只汐哥哥  @Deer_White 

明信片画手: @顾子充 

封设: @雪走yoki 

内页设计: @长夏廿七 

不完全试阅链接:《Back Home》

                           《1933》

                          《When I Was Your Man》

                           《设罪》



感谢各位神仙太太的参与

以及必须吹爆多才多艺的雪雪❤❤这次的本子的制作过程经历了不少颠簸,辛苦啦

占tag致歉 求文/图

就是他俩在doi的时候,大盾经常会在铁身上留下很严重的痕迹,然后复联其他人就劝铁要和盾谈一谈,但事实上铁很喜欢这种,好像是emh盾铁,不记得是文还是图了orz

突然想找了,麻烦各位,谢谢😜


占tag致歉 求安利双警官AU的文

求各位安利一下双警官AU的文,我最近好喜欢这个orz
或者警官×律师我也🉑

谢谢各位啦!!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求文

(假设我没记串的话)

应该是盾铁有了个孩子,然后互相不知道身份,有一段好像是tony战甲坏了抢了steve的摩托回去,然后陪孩子过生日,steve因为么的车就很晚才到家,然后他俩就吵架了。有一章讲的是开家长会,然后因为一系列的误会,最后复联团队都去了orz

就这些啦,揪光头发也只能想到这么点了,我最后一根头发提醒我这或许是sf孩子应该是peter

谢谢各位美人!!!


关于网传梵高这段话的考据

墨契:

“梵高在写给提奥的信里说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这段话在网上不要太火,几乎都说是梵高说的,但一个朋友(@兴烘掀)告诉我,事实上梵高只说过第一句。原文是这样:




《梵高传:写给提奥的信》


9.行了,我说什么好呢?我们内心的思想曾经暴露出来吗?在我们的心里或许有一把旺火,可是谁也没有拿它来让自己暖和一下;从旁边经过的人只看见烟筒里冒出的一缕青烟,不去理会.现在让我看一看你,应该干什么呢?人们必须守护那把内心的火,要稳着点,耐心地等待着,有谁走来,挨近它坐下——大概会停下来吧?心里多么着急.“




因为强迫症,我急需知道那段话的原文出处在哪里,作者是谁。因为(现在已经不想承认)我被这段话打动了。


百度一搜,铺天盖地。我换了各种关键词,不断往前推时间,最终让我找到了这个帖子:




这是我所能找到的,最匹配这句话的 最早链接。 


点进去,我发现这个帖子是贴吧的一个楼主推荐天涯帖子用的(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620340790),在这一楼,出现了我搜索的关键词:




这段话是摘抄天涯原帖的,我注意到,这段话有一句我没见过“妆也花了”。这在现在流行的版本里是没有的,网络传播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漏词,我更相信这段话将是我要找的最早出处。 


于是我顺着作者提到的天涯链接找了过去,但是:原帖已被删除。


我以为找错了,事实上这个帖子里提到了好几个链接,我都点进去,用网页搜索工具搜了,全都没有我要找的关键词。只有这个被删的帖子我无法查找。


同时,顺着这个帖子前面几楼的叙述,我确定,这个被删除的帖子是我要找的那个。所以我用这个帖子里摘抄的其他词句,再次百度,结果百度出了其他网站转载的天涯原帖(转载网站地址:http://www.tianyatool.com/hotArticle/content_no11_1_734892.html),标题是:西村君和西村袋子的西班牙幸福生活,作者:西村袋子。


里面转载的部分,和百度贴吧楼主摘抄的部分有重合,但是当我想翻页的时候,显示:原帖已删除。线索再次断裂。


我换了这个标题再搜,已经没有原文转载的网站了。我再也看不到原帖了。


尝试遍所有办法,线索只能到此,但是出处已经十分明确:


开头所谓梵高说的那段话,并非是梵高说的。而是,天涯楼主“西村袋子”在其天涯论坛帖子“西村君和西村袋子的西班牙幸福生活”中发表的。原帖已删除。


这个帖子很火,楼主文笔很好,打动了不少人。所以我猜测,有人记住了这段话,并转载到了其他地方。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被这段话打动,并让梵高背锅。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传播环节,我认为是晋江专栏作者“三十而萝莉”在其《七月流火》文案未注名转载了这段话,时间:2010-01-21,这是又一个比较早的链接。




很多读者看到了这段话,再次被打动→转载→扩散。最终导致这段话在全网流行,人人网、百度贴吧、新浪微博到处都有这段话的痕迹。


网络讹传真可怕。


以上就是考据的全部过程和结果。


顺便说一句。根据我搜出来的后续,“西村袋子”后又发表一篇帖子,这段感动无数网友的爱情故事的结局是:“我还是跟西村分手了,对不起大家的期望”。


------------------------------------------------------


因为个人习惯,看到喜欢的文字就会想知道出处,算是对原作者的尊重和朝拜。


写出这个考据过程,或许并没有多少人看,想辟谣也是杯水车薪。但我还是希望能把真相告诉大家,既是对原作者的尊重,也是对梵高的尊重。这段考据过程我在微博和博客上都发了,也发到LFT这里来,就是希望稍稍能多几个人看到,多一份辟谣的力量。


曾被这段话打动,所以不想写出这样的文字的人被谣言委屈。


如果能有人顺手帮扩,感激不尽。




--------------------


非常感谢大家的推荐、喜欢和转载。看着热度一点一点增加真的是非常开心。


这是这篇内容的微博地址:http://weibo.com/1752764262/CjYCZoOJ6


如果可以,请帮忙转发让更多人看到,非常感谢w


也感谢所有同样认真的人的认真以待。

太可爱辽!

头顶小太阳:

转发这两条锦鲤
就会收获一天的快落~(ღゝ◡╹)ノ♡

#盾铁#
想问一下有人知道这一张图出自哪一本漫画嘛!
图截自小y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av5955133(超级无敌好看!疯狂表白)
中间这一段超戳我所以截了张图,有问过小y啦但是因为太久远了她翻了很久也没找到(小姐姐真的很温柔),不好意思再麻烦她了≥﹏≤所以打扰一下各位啦
谢谢ヽ(*´з`*)ノ

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东西超难吃:

森妹教大家如何合理运用形容词准确描述漫威反派

【盾铁】补-01(铁人中心)

怀光咣咣咣:

铁人中心向
感情线cp为:⚠️盾铁⚠️
ooc预警,文笔拙劣见谅

——————————正文——————————
Steve死了。

在与灭霸的战争中,复仇者们几乎付出了一切代价,包括Steve的生命。
这没什么,死亡是英雄的退休计划。
Steve漂浮在战后的废墟上环顾四周,脸上带着松快的笑,在心里这样宽慰自己。
战死对于他这样的一位老兵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逐渐的有民众从各个避难所爬出来,他们攀过废墟,爬过坑洼的地面,来到这场战争的正中心。
然后他们看到了两具尸体,和半块残破的星盾。

硝烟弥漫,风声低得像是在呜咽。

Steve抬眼望去,发现是真的有人在哭泣。
一开始是零散几个稚气的孩童,接着就是他们的父母,狼狈的中年人,头发花白的老人。
再到后来,连攥着枪柄的士兵眼眶也红了。泪水从他们泥泞的脸上滑落,淌过紧抿的唇,和刚硬的下颌。

“别哭啊。”
Steve叹了口气。
“我们赢了,不要哭。”

没有人听得到他的声音。

“Steve·Rogers.”
有苍老的声音从高空来,温和呼唤他的名字。

Steve最后看了眼自己脚边那半块陪伴了他几乎一辈子的星盾,甚至伸手摸了摸它——尽管他其实什么都摸不到。
再见啦,老朋友。
Steve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上了高空。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向哪里,却也没有抗拒这股吸力,于是他破过了云层,穿透了一道柔和的屏障,最终落在一位老人面前。

老人穿着素净的白麻衣,头发雪白而整洁地披在肩头,对他露出一个平和的微笑。
“Steve·Rogers.”
他的声音仿佛从天边渺渺传来。

Steve向他颔首致意。
“我是。”

“来吧,孩子,就差你了。”老人转过身,示意他跟上。
Steve犹豫了一瞬,有些不适应地漂浮在他身后,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老人有些佝偻的脊梁上。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上帝?”

老人步行的速度不算慢,不知道为什么他仍保留了行走的移动方式,而不是直接飘行。
但他翻飞的衣摆看上去很有鲜活的味道。
老人大笑起来,“上帝?不,我不是。这里没有上帝,也没有天使。”

“抱歉,那你是…?”Steve情不自禁地跟着他重新使用了步行姿态,加快步伐与老人并肩而立。

“我只是一位接引人,接新生的灵魂去往死后的世界。”
接引人脚步一顿。
“到了,你是最后一个。”

Steve这才发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一片空地,那里或坐或站着一大群灵魂。
让Steve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他们看上去基本上都有些…暗淡,有那么零散几个发着微弱如萤火般的光,也有那么几个灰蒙蒙的,看起来有些污秽。
而他自己,则通体炽亮,活像个行走的灯泡。

那些熙熙攘攘的灵魂们朝Steve这边看了过来。

“看,是美国队长!”有人小声惊呼。
“连他也…”
“我们失败了吗?”

一时间,议论声四起,甚至有人开始小声啜泣。
Steve听见里面夹杂了几声“就知道不该相信这些穿戏服的猴子”之类的咒骂,这让他有些不自在。

“我们赢了。”
Steve向前跨出一步,沉声宣布。
“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其中也包括我的生命,但是,我们赢了。”

所有声音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尽数消失,每个人都紧盯着这个脸色平静的男人。
一片寂静后,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我们该出发了,各位。”
接引人拍了拍掌心,不算大的动作,清脆的拍击声却像惊雷一样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开。
于是大家纷纷安静下来,重新把目光落在他身上。

“生前的世界已经与你们无关了,记住这个。”接引人提点了一句,然后转身率先离开。
Steve向大家一招手,第一个跟在了接引人身后。

于是所有灵魂或走或飘,不远不近地依次跟上。

“你很有领导力,Steve。”接引人双手拢在宽大的袖袍里,轻声道。
“呃…谢谢,我想这多亏了我有一群不省心的队员。”Steve笑笑,善意地调侃了一句。
接引人微笑起来,没有接话。

一阵短短的沉默后,Steve忍不住重新开口:“我可以问问你,关于我们要去的那个…那个世界吗?”
接引人的脚步不停,却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么,我们去那里做什么?”Steve挑了个最紧要的问题,作为话题的开端。
“在轮回前,所有的灵魂都将在那个世界里生活一段时间。”

“呃…还有,为什么我……”Steve舔了舔下唇,向他指了指自己,露出个有些窘迫的表情。
为什么我亮得像个插上了电的灯泡?

“因为这是灵魂,Steve。”接引人的声音耐心又温和,“有的人品格高尚,纯粹,心怀大义,他的灵魂就会发光。而反之,灵魂灰暗脏污的人,品格也同样恶劣。”
“你这样甚至能照亮周边的灵魂,不算多。”

Steve觉得自己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的热意。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着脚下涌动的云层,“没有什么特殊的。”
要是论起心怀大义,我甚至比不上他。

Steve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迅速拧过头,目光在身后跟着的灵魂们脸上一一扫过。在没有发现熟悉的面庞后,他松了口气,露出个真正欣慰而愉悦的微笑。

“你在找人?”接引人头也没回。

“也不算,我只是想看看,他们——他,有没有……”Steve耸耸肩,露出个“你懂的”的表情。
“如果你在这群人里没有找到,就是没有了。”接引人摇摇头,“这段时间的亡灵都已经在这儿了。”
Steve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太好了。”

“我一开始以为,身上的那些伤也会带到灵魂上来。”Steve另起了一个话题,“要知道我死的时候几乎算得上…嗯,七零八落。不过还好,我现在看起来还算完整。”
“肉体所受的伤都不会带到死后的世界,而能留在灵魂上的伤疤,都是无法治愈的。”接引人的脚步一顿,“只有伤在了心上,才会在灵魂上留下烙印。”
他转过身来,对着陆陆续续跟上的灵魂们大声招呼:“再快点儿——我们到了!”

Steve这才注意到,他们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桥头。
云雾缭绕,桥通向不知名的深处,桥下是翻涌的云潮。
有好几个和接引人穿着同样麻袍的灵魂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字排开,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张长长的名单,看上去大家会被分拨带走。

“你不在他们的名单里,先在旁边坐一会儿。”接引人嘱咐了他一句,随即向那些人走去。
于是Steve坐在桥边的石墩上,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那些依次被叫到名字的灵魂。不过多久,他就有些厌倦了这项活动。他想起了接引人说的“留在灵魂上的伤疤”,于是开始在身上脸上胡乱摸索着。

在指腹划过颈侧时,他摸到了一块圆圆的烙痕,似乎已经结了痂,大概半个拳头大小。
记忆喷涌而出。

Steve看到了自己,和吊在半空中的Bucky。
“我会抓住你——我会的。”他听到自己说,而牙齿却因为惊惧和恐慌打着颤。
他伸出了手,向Bucky努力探过去。Bucky看起来已经有些抓不住了,但还是松开一只手,向他的方向拼命伸过来。
风雪凛冽地刮在他们脸上,刀割似的疼,但Steve不敢闭上眼。
仅一个指节的距离,他与Bucky失之交臂。
Bucky被深不见底的昏暗山谷吞噬了。

Steve猛地打了个哆嗦。
待回过神来,他依旧坐在桥墩上,面前是熙熙攘攘的灵魂。
没有风雪,没有Bucky绝望的双眼,也没有那恶魔般张着漆黑大口的山谷。

他花了好一会儿才叫心绪重新平复下来,于是继续在身上摸索着。
上臂处也有一道细长的疤,隔着制服也能感受到,它安静地待在那儿,大概一指长。
Steve摁上它,恍惚间回到了那间舞厅。

男男女女拥在一处,随着舒缓的音乐轻摇慢摆。
Peggy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军装笔挺,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来晚了。”她说。
Steve动了动腿,发现它们像两根石头桩子,分毫都动弹不得。
“Peggy…我还欠你一支舞。”Steve放弃了挪动自己,抬眼望过去。
Peggy摇摇头,脸上带着遗憾的神色:“跳不成啦,你来晚了。”
她的容颜逐渐老去,皱纹爬上了她不再秀丽的面庞,一头漂亮的鬈发变得雪白,唯有目光依旧温和而清明。
“你来晚了。”她再次重复。

Steve再次回过神来,他依旧坐在那个石墩上。
没有人注意到他怅然若失的表情,大家都在安静的听着一个又一个名字被叫到,接引人也还没有回来。
Peggy,Bucky…Steve垂下头,脊背稍稍弯下去了一些。

下一个,应该是他了。
Steve盯着鞋头发了一会儿呆。
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自己会看到什么,也能猜出那个伤疤大概会在哪儿。
我应该继续吗?他在心里默问。
不过是下一秒,他的内心就迫不及待的给出了答案。

为什么不呢?
哪怕再令我难过,再令我绝望,至少我还能再次见到他。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哪怕是不得不待在同一张会议桌上,他也把自己牢牢包裹在那些优美而冰冷的战甲里。
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里面。
我再也没有权利要求他从他的铁壳里走出来,因为让他在自己的基地里、在他的队友之间感到不安,只能躲进铁壳里以求自保的,正是我自己。

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过他了。
Steve叹息一声,将两只制服手套摘下来,搁在膝头。

意料之中的,他看到了自己的双手——它们像是活生生地伸进了热油里,又像是被架在了火上,遍布着几近溃烂的伤疤,已经没有了哪怕一寸完好的皮肤。
Steve看了它们一会儿,然后闭上眼,双手交握。

他回到了那个噩梦般的地方。

Steve看到了自己,跪坐在他的身上,双手高举着那面星盾,然后咬着牙用力劈下。
时间都仿佛被放慢了,他再一次看到了那个满脸血污的小胡子男人,看到了他眼中的光是怎样悄无声息地熄灭,看到了他是怎样绝望而认命地闭上了那对漂亮的眼,看到了他是怎样……抬起手,护住自己的头。

Steve的心口为了这个动作再次抽动了一下。
在这一刻,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会杀死你?

随着一声巨响,一切都结束了。
那块让他无数次惊叹的反应堆几乎硬生生被劈成了两截,闪烁几下后,不甘心的暗了下去。。
Steve看到自己从他的胸口拔出那块盾牌,又在几步后将它丢在了脏污的地面。
我用他父亲的遗物,劈开了他裸露在外的心脏。Steve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好像这样能稍微减轻一点儿他心口的痛楚似的。

Steve依旧坐在那个石墩上,却抽搐着缩成了一团,溃烂的双手紧握在一起,指节发白。
开始有人注意到了这里,他们投来了惊讶的目光,并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

“孩子?”
“孩子!”

Steve猛地抬起头。
接引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目光平和。“你还好吗?”

Steve张了张嘴,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湿漉漉的,早已泪流满面。
“…我,没事。”他狼狈地清咳一声,将制服手套重新戴了回去,然后飞快地抹了把脸。

“来,跟我来。”接引人在他的肩上用力拍了两下,率先转过身,“我们可以走了。”

Steve站起身来,仔细地将泪痕抹掉,跟上接引人的脚步。
已经结束了。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对自己说。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只有我死了,他,和他们,都好好地活着。没有了我他能过得更好,他不用再躲在冰冷的战甲里,也不用找各种理由躲开我。或许在很久以后,在这个亡灵的国度里我们能再次相见——这就足够了。

接引人带着Steve大步往桥下走,拨开重重云雾后Steve才发现那里泊着一片木筏,随着云潮的起伏微微晃荡着。
显然这就是他们即将乘坐的交通工具。
Steve跟着接引人走上了木筏,接引人拍了拍掌心,木筏平稳地滑向云雾深处。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Steve吸了吸鼻子,感到潮湿的水汽扑在他的脸上,有些凉,却并不让人讨厌。
“本来我负责送你们俩去自己的住所,但是…”
“不好意思,我们俩?”Steve没忍住打断了他,目光在空空如也的身旁划过,“另一个在哪儿?”

“这就是我要说的。”接引人没有介意他的冒失,宽容地笑了笑,“有一个灵魂有点儿特殊,我得先把他送到温养池去,晚点儿他可能就要消散了。”
“消散?”Steve惊讶地挑高了眉。

“我去接他的时候可是花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最后才在路灯下找到了他。”接引人的手拢在宽大的袖袍里,露出个回忆的眼神,“他已经伤的不成人形啦,一开始我甚至都无法判断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人类的灵魂。他的意识也几乎已经完全消散了,凭着本能凑近路灯——似乎是在取暖。”
Steve记得,在他死前大概两三天的时候,曾经下过一场雪。
那场雪来的悄无声息,洁白的雪花逐渐覆盖了大地,将狰狞而血腥的战场披上了一层银装,一切都美好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彻底的坏掉了,千疮百孔,残缺不堪。”接引人顿了顿,“一般来说,这样的灵魂不是没有过,他们都是暗淡的、脏污不堪的,漆黑一片的也有。可他啊……”
接引人的手动了动,小心翼翼地从胸口处的内兜里掏出了一颗透明的、巴掌大小的球,球里面有一颗裸露的、微弱跳动着的心脏。
它在离开衣物遮拦的那一刹那,光芒耀眼到几近刺目,迷蒙的云雾几乎是瞬间被这强烈而灼目的光驱逐开,这一片天空被它照耀得亮如白昼。

“看,他亮的像个太阳。”
接引人笑着说道。
“这样的灵魂出现了,世间合该有一场大雪。”

Steve的双手火烧火燎地疼了起来。
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个了。
他怔怔地盯着那颗灼目的心,泪水纷杂而下。

“Tony……”
Steve轻轻吸气,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你死去的时候,世间合该有一场大雪。